发布时间:2022-08-23 23:58:23 来源:乐鱼登录网站 作者:乐鱼app下载入口

  针对人工智能的分类已有不少,我个人认同将人工智能分为以下三类:狭窄人工智能、普遍人工智能和超级人工智能,这三种类型从时间顺序上也对应了人工智能发展的三个阶段。

  狭窄人工智能以目标为导向,完成的是人类指定的一个明确的任务,并随着算法、算力和数据的演进,做得越来越好。

  我们前面谈到的陪伴机器人、人工智能背心、谷歌的AlphaGo,以及智能无人机、自动驾驶汽车、语音助理、音乐创作机器人等,均属于狭窄人工智能。它们的主要目标是辅助人类延伸各类能力。

  迄今为止,全球落地最多的狭窄人工智能项目,均与人机交互有关。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,人类与机器的关系也在重构。机器不再只是人类做事的助手,开始升级为可以与人类交流的伙伴。这不仅会改变人类生活、学习和思维的方式,也会不断提高机器的智能程度。

  我记得在国际数据公司(International Data Corporation)的一个大会上,曾播放过一个孩子和机器人玩耍的场景,它提醒我们,人类的下一代和机器的关系已经开始变得不同。

  当人工智能到达普遍人工智能阶段时,智能机器人表面上几乎与人类全无二致,且有着与人类一样的思维,可以进行包括抽象思维、快速学习、制订计划和解决问题等脑力活动。

  或许很多人看过2014年上映的一部电影,叫《机械姬》(Ex Machina),这部电影代表了人类对机器人的另一种理解。剧中,天才纳森研制出智能机器人“伊娃”,为确认她是否具有独立思考能力,他邀请程序员加利为伊娃进行“图灵测试”。在一系列的测试和交流中,加利被有着姣好容颜的机器人所吸引,感觉自己面对的不是冷冰冰的机器,而是一名被无辜囚禁起来的可怜少女。最终,机器人伊娃利用加利的好感,成功逃出囚禁她的别墅。

  另一部相同类型的电影是2001年上映的《人工智能》(Artificial Intelligence)。主人公“大卫”是一名有着人类能力的机器人,被一名人类母亲领养,并对人类母亲产生了依恋,最终却因为某些原因被人类家庭抛弃。在躲过机器屠宰场的追杀后,大卫开始寻找自己存在的价值,渴望变成真正的小孩,重回人类母亲的身边。

  电影中的机器人伊娃和大卫,都属于普遍人工智能。这些机器人有自己独立的思考能力,当然目前“他们”还只能存在于电影中。

  现在,全球有DeepMind、OpenAI等组织在探索普遍人工智能。麻省理工学院物理系终身教授迈克斯·泰格马克(Max Tegmark)在其著作《生命3.0》中提出,对于普遍人工智能,只要给予足够的时间和资源,它们就可以具备完成任何目标的能力,且完成得和其他任何智能体不相上下;如果普遍人工智能认为自己需要更好的社交技能、预测技能或设计人工智能的技能,它们就会努力去获得这些技能。

  普遍人工智能的目标是使人工智能在非监督学习的情况下,独自处理信息与数据,并与人类开展交互,让机器可以像人类一样独立思考和决策。

  大多数人工智能研究者认为,普遍人工智能在未来数十年内就会出现。这样的乐观预测,是基于现代技术超乎想象的迭代速度。

  世界领先的人工智能实验室OpenAI曾发布过一份分析报告,声称从2012年开始,深度学习训练所用的计算量呈指数级增长,平均每3.43个月便会翻倍。基于系统、算法、设计、架构等多方面预测,英伟达GPU(图形处理器)的性能在2年内会有10倍的提升,4年内会有65倍的提升,迭代速度遵循的是“超摩尔定律”。此后,超摩尔定律促进了人工智能的爆发式发展。业界面对这个现象,既兴奋于计算力的指数级增长,又担忧迭代太快给人类带来风险。

  未来,机器智能进化的速度会越来越快,而人类的智能提升受限于生理条件,进化非常缓慢。在未来的某一天,人工智能必将赶超人类的智慧和能力。

  1984年上映的电影《终结者》(The Terminator)描述了一个机器人统治世界的背景,电影讲述的是地球被人工智能“天网”操控,人类不甘为机器所奴役而奋起反抗的故事。这个“天网”,其实就是超级人工智能。

  超级人工智能是一种高级的信息程序,其计算与思维能力远远超过人类最聪明的大脑,并打破人脑受到的限制,观察和思考人类大脑已经无法达到的内容。其存在不需要依赖碳基或者硅基材料,也不依托于具体的物质载体。超级人工智能可以像人类一样思考,不断重新设计和更换自己的硬件与存在介质,并借此实现永生。

  随着人工智能运算能力的演进,超级人工智能并不是天方夜谭,科学家们相信,它在某一天终将会实现。

  早在1965年,计算机科学家欧文·约翰·古德(Irving John Good)即提出了“智能爆炸”理论,他这样写道:“让我们给超级智能机器下一个定义,那就是一台能超越任何人(无论这个人多么聪明)的所有智力活动的机器。由于设计机器也属于这些智力活动中的一种,因此,一台超级智能机器能设计出更好的机器。那么,毫无疑问会出现一种‘智能爆炸’,到那时,人类的智能会被远远甩在后面。于是,首台超级智能机器就会成为人类最后一个发明,只要它足够驯服,并告诉人类如何控制它就行。”[1]

  在我看来,在狭窄人工智能、普遍人工智能和超级人工智能之间,也存在人机结合的状态。在近几年的一些国际会展上,我们已经能看到生物技术利用医疗器械修补躯干和四肢,科学家用干细胞组织生成人类的五脏六腑。未来,机器的状态将足够灵活并具有柔性,或许可以替代部分人体的功能,成为人类思维的物理载体,帮助人类实现思维意义上的永生。



上一篇:人工智能-观察者网
下一篇:AI翻译公司推进人工智能落地开花